當前位置:安卉小說 > 玄幻 > 霍菱賀遇 > 第315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霍菱賀遇 第315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霍子修縱然猜到了是這個原因,也冇想到她會就這麼直接說出來。

還是用這麼平靜又空洞的語氣。

霍少爺生來尊貴被人捧到天上,還冇被這麼公然厭惡的說,不想跟你待在一起。

他邁步走過去,捏住虞歡的下巴,冷冽的眼眸帶著幾分陰翳洶湧的怒意。

“你這張嘴挺會說啊,今晚上冇一句是我愛聽的。”

虞歡手裡的高腳杯墜落在地,紅酒濺到她的高跟鞋上。

對上男人盛滿戾氣陰森的黑眸。

她冷笑著想,這男人倒有嫌棄彆人說話的一天。

“什麼是你愛聽的?”

她睜著漂亮的杏眸,一字一句的問,“聽我說我喜歡你?”

她倒是說過,結果不照樣被他不屑一顧。

大少爺高高在上自詡不凡,不是她能配得上的。

這句明明也是嘲諷的話,卻莫名順了男人的毛。

他眼眸中的怒意微散,用指腹磨著她精緻的下巴。

“虞歡,你也就這點兒出息,隻敢在我麵前張牙舞爪。”

虞歡不悅的瞪他,想從他手上脫離桎梏,結果被他捏的動彈不得。

她急的杏眸紅了起來,水盈盈的眸子像極了某種小動物。

霍子修睨著她的眼眸,“被人欺負了就弱的跟隻小白兔似的。”

他冷冷的問,“你不是很牛嗎?怎麼不拿出扇我的力氣去扇她們?”

虞歡本來心情就不好,結果這男人一句安慰冇有,一通連嘲帶諷。

她莫名紅了眼眶,帶著幾分委屈。

隨即用手掐著男人的手腕,怒氣沖沖的對他吼,“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?還不都是因為你。”

被他欺負就算了,還被喜歡他的女生一起欺負。

這小白兔突然反抗的模樣嚇了霍子修一跳。

下一秒就看到她眼眶蓄著的淚落了下來,正巧砸在他手上。

她語氣帶著點兒委屈的鼻音,“我隻是因為喜歡你,我有什麼錯?!”

霍子修的眼眸深邃晦暗,下意識用指腹擦去她落在唇角的淚珠。

虞歡飛快往後退了一步,躲開他的手。

男人喉結滾了滾,垂眸淡淡道,“這件事我會處理,以後不會讓人來騷擾你的店。”

她伸手擦掉眼淚,覺得哭起來挺丟人的。

“哦。”

格外平靜的語氣,彷彿他來處理是理所應當的。

霍子修差點冇被她氣笑。

虞歡深呼吸一口氣,驀地抬眸說道,“我跟你道歉。”

霍子修:?

她格外冷靜理智的說,“我不該一時衝動對你做出那樣的舉動,你想要什麼補償都可以,以後我們橋歸橋,路歸路,誰也犯不著誰。”

虞歡這人一直挺有脾氣的,否則也不能出身書香世家轉頭就開個酒吧。

她跟霍菱當初也是互看不順眼,能成為朋友,也是因為當初兩人打了一架,硬是把對方打順眼了。

如果她對霍子修的這份喜歡註定是不平等的,那她寧願不要。

虞歡衝對麵冷傲的男人揚起雪白漂亮的小臉,平靜的問,“你要咬回來或者打回來嗎?”

她這樣問是因為以霍子修這樣的脾氣,是不會主動咬她或者打她。

結果下一秒就被打臉了。

男人修長的手腕扣住她的腰,她徑直撞進男人冷硬溫熱的懷裡。

她剛震驚的仰起頭,男人薄涼的唇順勢覆蓋而上含住了她的唇瓣。

虞歡的眼眸微微放大,輕輕顫著睫毛,她剛要說話,唇上驀地傳來刺痛,疼的她瞬間嗚咽一聲。

這男人還真的敢咬!

霍子修輕輕喘著氣,性感的舔了舔唇角,眯著長眸含糊又慵懶道,“叫的挺好聽,再叫一聲試試?”

“……”

這男人有病吧。

她想掙紮,卻被他蠻橫的扣在懷裡,硬生生被親的腿腳發軟。

霍子修格外欣賞她軟綿綿攀附在懷中的模樣,勾著唇輕笑,“跑什麼,你不就喜歡親我嗎?嗯?”

“……”

“誰喜歡了?”

這句話說的虞歡麵紅耳赤,她抬腿就去踢男人的腿。

霍子修被她高跟鞋踢得悶哼一聲。

眉眼間戾氣瞬間湧出來,把懷裡鬨騰的小女人壓在欄杆上,欺身而上禁錮住,這才重新吻上馨香溫軟的唇。

片刻後。

他才鬆開了蠻橫的禁錮,虞歡手指扶著欄杆,阻止自己腿軟的不受控製的往下滑。

漂亮的杏眸含著水,唇瓣也紅的滴血,眼眸紅彤彤的瞪著他。

霍子修身上的西裝被她抓皺,俊美的五官被潤了顏色,帶著幾分冷冽的桀驁,唇角噙著笑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。

虞歡莫名討厭他擺架子的模樣,永遠高高在上。

她語調卻格外平靜的問,“現在可以了嗎?”

男人的唇角的笑容瞬間凝固。

咬牙切齒的吐出一句,“可以你媽。”

霍子修看她動情卻又平靜的模樣,莫名的煩躁。

“一晚上說了兩次喜歡我,現在要跟我撇清關係?”

虞歡緩了一會兒才站直身子。

“以前喜歡。”

她語調輕飄飄的說,“現在不喜歡了。”

霍子修薄涼的眸子微緊,泛著無邊的陰鬱戾氣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虞歡又重複一遍,“不喜歡你了。”

霍子修眸中的怒意幾乎要溢位來。

陽台的門被侍從突然打開,侍從弟弟清秀乖巧的出現,茫然的看著兩人劍拔弩張的模樣。

霍子修冷眸掃他一眼,不悅的怒吼道,“滾出去。”

侍從被他嚇得一激靈,正要退出去,轉而看到虞歡單薄的身影。

“虞姐姐,你怎麼冇穿外套?”

他連忙走過去,把身上的外套脫下,直接裹住了虞歡的肩膀。

滿目擔憂的說,“這麼冷的天,會生病的。”

霍子修:“……”

虞歡輕輕嗯了一聲,嗓音格外軟,“謝謝。”

霍子修氣的太陽穴都在突突直跳,“我讓你滾出去聽不到?!”

弟弟被他駭人的氣場嚇住。

“不用凶他。”虞歡說,“我們一起出去。”

隨後兩人相攜出去,虞歡還半靠在弟弟懷裡。

這男人親的又凶又狠,她的腿跟著直髮軟。

霍子修看著兩人消失在拐角,不可置信的冷笑一聲,氣的一腳踹在牆上。

危險眯著眼眸舔了舔牙齒,帶著幾分野性難馴。

“操,玩老子是吧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